返回

异世武神 第九十六章 好男儿志在四方

相对于没什么根底的文天年,郑家和张家更愿意和周家打交道,同为五城联盟的世家,彼此有很多联系,总不会完全被压制。

想法是这个想法,郑家和张家也知道现在周阳有不次于文天年的强大,更不要说他身边孟家老祖孟旭和邱家家主邱正刚,甚至还有那几个黑石城的年轻人也都很强,此刻周阳手下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过了文天年,所以郑家和张家态度很谦恭客气。

黑石城主周阳倒没有盛气凌人,他态度很客气,周阳这样的做派,倒是让玉土城两大世家安心不少。

郑家和张家的人再和周阳谈话的同时,也在观察着周阳身后的周进,从前大家都知道黑石城周家少主周进是个废物,而弟子明昭少年天才,这段时间,突然一切都被扭转,周进做下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功绩,而明昭销声匿迹。

对于周进所作的一切,黑石城中众人尚且不信,玉土城的人更加怀疑,可在孟家老祖的庆典上,周进击伤了强横的乌金彪,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武力,看到孟家老祖孟旭之后,又从侧面证明,周进治好孟家老祖孟旭旧病的消息可能是真的。

这几样,让郑家和张家的人对周进格外重视,更不必说,张义强曾经给孟家老祖看过病,当时他觉得这伤病没有任何办法治好,眼前的事实让他心中更加的震撼。

深夜突袭,凌晨结束战斗,生死搏杀的时间很短就过去,可诛杀了强大的盟主文天年,盟主在玉土城的势力被连根拔起,每个人都兴奋异常,大家感觉不到丝毫的睡意,都非常清醒。

天已经亮了,玉土城内的世家开始给黑石城的队伍准备早饭,郑家家主郑敬钢还撑得住,而张家的张义强已经疲惫不堪,连孟欣欣都开始打哈欠,大家的疲惫都开始翻上来。

正在这时候,一名周家的族人武者匆匆跑进了大厅,跑进来压低声音禀报说道:“家主,褐壤城城主张盛到了,他在志强长老陪伴下过来,身边只带了四名护卫。”

听到这个,大家猛地警醒过来,众人纷纷看向坐在首席的周阳。

“父亲,让那张胖子直接进来,看到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,那张盛不会反抗,会直接臣服!”周进在周阳耳边建议说道。

这一幕被在场的很多人收入眼中,城主周阳听完后没怎么考虑,直接点点头,开口说道:“让张盛直接进来。”

大家都一愣,郑家家主郑敬钢连忙劝说道:“周城主,还是做些布置的好,免得进来后,有什么不必要的争斗。”

“不必,本座有把握!”周阳淡然说道,他这句话一出口,郑家家主立刻不敢多说。

周阳之所以有把握,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儿子有信心,周进既然这么说,那就肯定不会出错。

没过多久,褐壤城主张盛已经被带来了这边,张盛被人称为张胖子,此刻他满脸都是油汗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一进玉土城张盛就发现了不对,可想要回头已经不可能了。

进入盟主府邸之后,褐壤城主张盛看到了战斗的痕迹,看到了破损的庭院,看到了陌生的武者护卫,更闻到了还没有消散的血腥气,他知道事情不好,可昨夜见到盟主令牌之后,他没什么怀疑就带人赶来玉土城,身边这几名护卫根本不是什么强横武者,没有任何保护的作用。

到了眼下这个局面,想要反抗都不可能,只得乖乖的跟着去那议事大厅。

看到端坐在正中首位的黑石城主周阳,看到分列两旁的黑石城高层和玉土城高层,张盛什么都明白了,想到昨天从黑石城回返,盟主文天年还恶狠狠的说道要对付黑石城周家,却没想到一夜之间,一切都变了。

他知道玉土城被黑石城控制,看这个局面,盟主文天年以及他手下的力量肯定完全覆灭了,大局已定,自己做什么都无法翻盘。

看着坐在当中的黑石城主周阳,褐壤城主好像看见了一座巨山,但在这巨山边上,总有一人让他无法忽略,尽管那个年轻人低着头,看起来很低调的样子,那个人就是周家少主周进,昨天盟主文天年还说周家周进不能小看,张盛还觉得大惊小怪,今天看过去,果然不假!

张胖子浑身颤抖的走进大厅,还没等他说话,却听到周进朗声说道:“文天年勾结黑血黄沙马贼,想要出卖五城,这阴谋被黑石城发现,现在文天年和党羽乌金彪等人都在顽抗中毙命,张城主,你身为文天年的亲信,他的阴谋你有没有参与?”

周进说出“黑血黄沙”四个字的时候,褐壤城主张盛已经瘫倒在地上,听到最后的问题,张盛急忙翻身爬起,在那里连连磕头,带着哭腔说道:“小的绝对没有参与,文盟主,不,文天年这狗贼的作为,小的一无所知,文天年罪有应得,周盟主替天行道,大快人心啊!”

大厅中众人都露出了厌恶神色,张盛虽然身为账房,可武功并不弱,文天年对他也不薄,给了他一个富庶的大城做城主,但这人没有丝毫反抗报仇的血性,直接洗清自己的责任,大骂文天年,真是无耻之极。

周进脸上露出了笑容,继续说道:“张盛,现在给你个将功折罪的机会,你现在就把黑石城主的令牌转交,写一封亲笔书信,说你不能继续担任城主,城主之位由周家长老周志强暂时代理,并安排玉土城和黑石城的武者队伍去接管城防,你能做到吗?”

褐壤城主张盛一愣,抬起头看去,却正好对上周家家主周阳的目光,只感觉到如山的气势压迫过来,眼角余光扫到两侧那些孟家邱家的人,各个虎视眈眈,这张盛心胆俱裂,知道自己如果不写,恐怕就会被粉身碎骨,想到这里,急忙喊道:“小的愿意写,小的愿意交出令牌!”

城主周阳点点头,对下面的人用了个眼色,立刻有人拿着纸笔到那张盛跟前,褐壤城主张盛乖乖的交出城主令牌信物,然后开始写信。

有了令牌和信物,就可以调动城内的力量,派出黑石城和玉土城的武者队伍接管,一来可以牢牢控制褐壤城,二来可以让玉土城本地的力量薄弱,方便黑石城的人控制。

看到张盛乖乖听从安排去写,城主周阳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子,一切都让周进料中算准,本来周阳已经做好了硬碰硬攻打褐壤城的准备,却没想到按照周进的计策,简简单单派出信使,就能够拿下了。

到底这个儿子还有多少惊喜等待别人去发掘,周阳心中感慨不已。

而在大厅中的其他人想得更多,周进在大厅中对那张盛所说的话语,大家细细思索之后都能想明白,大家各个心中惊叹,周家周进如此雄才大略,计划周密到了这样的地步。

黑石城队伍夺取玉土城,杀死盟主之后,玉土城的郑家和张家姿态虽然低,却没有彻底臣服,他们知道,如果周阳想要当盟主,想要维持稳定的话,就必须要依靠他们,他们凭借这个可以换来想要的利益,不仅仅玉土城的人这么想,黑石城的邱家人也有这样的念头,甚至孟家老祖孟旭也在盘算孟家能获得怎样的利益。

但他们看到周进对那褐壤城主张盛所说的话,再想想昨夜周进一系列的举动安排,什么心思都打消了,因为他们知道,周进算无遗策,大家的心思计谋肯定会被对方想到,还是老老实实的听命令就好,大家心里都有这么一个想法,五城联盟的盟主肯定是周阳了。

周进做出这样的安排,当然不是突发奇想,那褐壤城主张盛是文天年的账房出身,尽管也是武者,可身为账房先生,计算已经成了本能,这样的人看清形势之后,绝对不会去冒险拼命,只会乖乖听话。

张盛交出信物,按照吩咐写了信,就被带了下去,他这么听话,手上又没有沾血,性命肯定能够保住,而且不会受什么苦。

黑石城和玉土城的武者集合起来,由周家的长老带领,赶往褐壤城接收城池,此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现在这个局面下,黑石、玉土、赤岩、褐壤四城都已经纳入了控制中,五城联盟的大局已经稳定,接下来就是细节了。

放松下来,疲惫涌上,除了几位强者之外,其他人都开始轮换休息,这一夜的激战杀戮只在盟主府邸中进行,对玉土城的其他地方没什么大破坏,玉土城内的百姓在开始的惊惧过后恢复了正常的生活。

不过城门还不能打开,玉土城靠近商道,城内有不少外来的行商,局势没有确定明朗之前,还不能让他们离开,免得消息不受控制的扩散。

众人吃过早饭后,又过了一段时间,黑石城的第二批援兵来到了玉土城,这一次周阳将留守的力量也全部调动过来,整个黑石城只留下孟家的孟大生留守,由孟家家主孟宗元带队过来。

日过正午的时候,派往黄沙城的信使回来了,去往黄沙城的人是黑石城孟家和玉土城张家的两位长老,尽管是假传命令,但去的时候,两位长老并不担心,因为黄沙城名为五城之一,却连其他四城中的大世家都比不上,去那里的话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可回来复命的时候,这两位长老的脸上却都有惊惧的神色,黄沙城主也没有跟着他们回来。

“城主,我们还没进黄沙城的时候,发现黄沙城头飘扬着黑血黄沙旗,城外有黑血黄沙的马贼巡逻,黄沙城不知道是被占领了还是投降,属下不敢贸然进入,急忙回来复命!”

这话说出之后,连稳重的周阳都神色一变,其他人更是震动,黄沙城的设立,就是为了防范黑血黄沙骑,所以那里才从一个小哨所发展成了一座城,可现在,那里却被黑血黄沙马贼占领了,五城联盟的核心地带直接暴露在黑血黄沙马贼的威胁之下,让这些五城联盟的世家怎么不惊动。

周进在那里沉吟一会,开口说道:“看来昨天逃走的黄沙第六鬼,在逃回无量沙海之后,直接占领了那黄沙城。”

夜里的激斗,黑血黄沙骑的黄沙第六鬼孤身骑马遁走,他人借马力,速度极快,肯定会先行翻山进入沙漠,而且这黄沙第六鬼看到黑石城的力量攻入盟主府邸,知道文天年的局面已经崩坏,不管双方曾有过什么样的约定协议都不会实现,趁乱夺取黄沙城才是最有利的选择。

“黑血黄沙,那伙马贼?”玉土城两大世家的几个人都发出惊呼,昨夜的战况并没有跟他们说明全部细节,听到这个名字都吓了一跳。

等知道了昨夜黑石城队伍的遭遇之后,玉土城郑家和张家都勃然大怒,连声骂道:“这混账真的勾结马贼,死有余辜!”

平静下来,大家依旧心慌,尽管这个场合应该由地位最高的周阳安定人心,但黑石城主周阳转头看了看周进,开口说道:“小进,我看你胸有成竹,你来给大家说说!”

周阳已经完全信任周进,他甚至不介意这样会损害他的威信,议事大厅中众人都惊讶的看过来,心想周家到底谁在主持,怎么周家少主看起来更像家主的样子。

周进同样很惊讶,随后心中涌上感激,在这样的场合,在这样的大事上对自己这么信任,即便是父子关系极为难得,从前只有云天纵给过自己这样的信任。

“是,父亲!”周进恭敬的答应了一声,向前走了步,对议事大厅上的众人点头致意,然后朗声解释说道:“五城联盟本来只有四城,黑石、玉土、赤岩、褐壤都在山脉东边,互相支援联系,浑然一体,黄沙城是后来为了警备无尽沙海的马贼设立,在山脉西边,游离于其他四城之外。”

议事大厅的众人彼此交换眼神,郑家三公子郑斗罗扬声说道:“周兄,游离在外,那也是五城的一份子,马贼占了黄沙城,咱们其他四城难道就能安然无恙?”

虽然在说道理,可话语中的挑衅之意,谁都能听得明白,大家的眼光重新转向周进,周进笑着点头说道:“在几年内,肯定能够安然无恙。”

谁也没有想到周进居然这样肯定的回答,那郑斗罗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,还以为对方针锋相对的回击,周进没和他斗气的心思,只是笑着解释说道:“黑血黄沙马贼为什么一直没有攻打五城联盟,难道是因为黄沙城毗邻无尽沙海,给他们造成威胁了吗?不是,是因为马贼有清醒的判断,他们知道攻打五城联盟,他们会胜利,但会为这胜利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议事大厅渐渐安静,大家听着周进极有条理的分析,心中都在惊叹,怪不得黑石城主周阳这样的英雄豪杰都让周进来说,果然不凡!

“黄沙城的实力仅仅是山脉东边四城任一一城的零头,黄沙城在山脉西边,其余四城支援很困难,可在山脉东边的四城,彼此连接支援,互为一体,马贼如果想来进攻,翻阅山脉要耗费力气,然后所面对的就是四城一体的防御,这样的实力对比,有无黄沙城有什么区别,从前双方能够保持平衡,现在双方也能够继续保持平衡!”周进朗声说道。

周进说完之后,议事大厅中众人的神色都有些放松,看到大家这样的反应,郑斗罗知道自己的挑衅无效,可他还不服气,继续说道:“从前的确平衡相持,但说一千道一万,那些马贼现在还是占了黄沙城,以往可从没有这样的事情!”

郑家家主郑敬钢回头瞪了眼自己的儿子,谁都能看得出黑石城城主周阳接下来就是四城之上的盟主了,那周进也会成为五城联盟的少主,这样的人物你还屡次挑衅,是嫌命长了吗?

昨晚黑石城队伍不可思议的突袭,还有一系列的狠辣手段已经让玉土城几方势力敬畏异常。

那边郑斗罗被自家父亲一瞪,立刻不敢多说,那边周进却笑着继续解释,并不是他要回击这郑家小子的挑衅,而是将局势说明清楚,让四城众人安心,让自己父亲将来的盟主位置更加稳定。

“文天年勾结马贼,昨夜正在商议阴谋,那黄沙第六鬼从玉土城逃走,一定以为咱们五城之间内讧混乱,他们有机可乘,趁势占据黄沙城,可现在咱们四城局面已经稳定,马贼们还能做什么?”周进笑着反问。

没有等其他人回答,周进继续说道:“而且黑血黄沙马贼之所以不来进攻,并不仅仅因为我们四城互为一体,还因为‘北域蓝港’。”

听到这个名字,议事大厅众人都是一震,愈发仔细的倾听。

“黑石、玉土、褐壤、赤岩四城处在商道附近,一来可以充当商道上的中转之处,二来护卫这商道,因为有我们,北域蓝港在这个方向上的商贸才能畅通无阻,如果黑血黄沙马贼杀来,阻断商道,肯定对北域蓝港的生意造成损害,北域蓝港肯定不会坐视,正因为有这样的关联,黑血黄沙才不敢乱来!”

议事大厅中众人都是点头,周进分析合理,这么说下来,大家都觉得眼下的局势很安全。

一直提问的郑斗罗在那里张嘴合上,到最后还是低下了头,但张家的那位“老少主”张义强迟疑了下,开口说道:“周进小兄弟,刚才你说的的确有道理,可你说的都是猜测,北域蓝港凭什么来支援我们?”

这张义强六十多岁,也没有争强好胜斗气的心思,但他思维缜密,的确仔细考虑分析了周进的话语,他所问的也有道理,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周进,议事大厅中真正有疑虑不放心的其实也就是玉土城和赤岩城的人,而黑石城的诸位则根本不在意,对于他们来说,周进说没问题,那就一定没问题,这段时间以来,黑石城众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印象,周进不可能错。

“张少主问得好,在下正要说这个,我们五城联盟要和北域蓝港结盟,这样他们才会帮助支援我们!”周进笑着回答。

议事大厅一静,随即哗然,五城联盟自成一体,向来独立,周进这个提议分明让大家丧失自立自主,说是结盟,可北域蓝港那样的巨大势力,五城联盟过去结盟,只能成为对方的附庸。

这话说出,连黑石城主周阳和黑石城众人脸色都变了,周进却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,郑重的说道:“诸位担心什么?担心北域蓝港借机吞并我们?黑血黄沙马贼和我们隔着一道山脉,而北域蓝港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阻隔,如果他要吞并,早就把我们吞掉了,为何一直没有动手,是因为这个势力只想做生意发财,并不想扩张地盘,诸位再想一想,咱们五城联盟能有今天的兴旺依靠的是什么,还不是在北域蓝港的商道边上,借着来往的客商和中转贸易兴旺!”

议事大厅众人的神色从错愕都转到思索,就连门前的武者护卫都在仔细倾听,周进所说的他们从前都没有想过,可又无比正确!

“没错,马贼来了要烧杀抢掠,要坐地收钱,可北域蓝港只想做生意,咱们没和他们结盟的时候,各种好处就不少,如果结盟了,咱们肯定会更加兴旺发达,只是北域蓝港凭什么和咱们真心实意结盟,凭什么相信咱们是真心实意?”一个玉土城的小家族家主说道。

周进向前走出一步,站在周阳座位的前面,肃然说道:“如果我参加北域蓝港的“鳞甲鲨卫”,如果咱们五城联盟各城各家的年轻人去参加“鳞甲鲨卫”,他们自然就会相信我们的诚意!”(未完待续)